投稿

文學

首頁  >  文學

磕絆而來 恢弘而去

作者:吳詩蒙  編輯:夏婕茜  來源:湖北大學報   發佈時間:2021/03/09

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期間,中國和越南發生了一場“對越自衞反擊戰”,國際上稱“中越戰爭”,而我的五外公———一位湖北黃岡人,就在那時參加了這場戰爭,他提起這次參戰經歷,每每説到:“雖然我只是一個小兵,但只要能報效家國,我將一生以此為榮。”

雖然許多地名都模糊不清,但他仍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感受,當我問起時,他十分積極地聯繫了他當時的排長———如今戰友情仍在,他與他的排長到現在都保持來往,排長對此次戰役的記憶尤為深刻———“我們是54軍 161師 482團 5連 2排,在扣剋站鬥爭,和越軍進行激烈對抗,全排榮獲集體功一次,我班榮獲集體功一次!”

當他打出這句話時,我能夠感受到那種深深的驕傲與自豪。

當詢問到他們的戰鬥過程時,他一字一句,十分詳盡地將當年戰火紛飛的歲月,都付諸於話語筆墨之中。

“1979年3月 3日上午9點10分,5連接到命令:為保障650安全,5連負責650西南、南、東南的搜剿。

下午3時,當2排搜索到扣剋小高地時與敵兵一個排遭遇。(此敵是為反攻650而準備)此時2排兵力計27人。當時2排處於相當不利的境地,所在位置距前方小高地40多米,距右側小高地20多米,左側300多米是650高地。好在此山長有1米多高的密密麻麻的荊柴。當敵人兩小山頭向二排開槍時,二排迅速卧倒在草叢裏。在排長與副營長溝通後調整作戰方案,由排長帶2人掩護撤出重新組織戰鬥,副營長呼叫營派兵或火力支援。在6連3排的支援下,2排全力消滅右側之敵。經三十四分鐘激戰,消滅和趕跑敵人。最後在清理戰場時,發現越軍屍體13具。2排共繳獲敵軍衝鋒槍8枝,火箭筒3具,60炮1門,炮彈20發,火箭彈18發,子彈3000多發。

2排也付出了犧牲2人,負傷8人的代價。4班只剩副班長和一名新兵。這些犧牲的和負傷的戰友我們永遠不會忘記。犧牲的戰友:任志遠、商懷武。負傷的戰友:胡學明、楊陳養、張開權、沈大言、趙懷善、戚道勇、趙依勤\(副營長\。

戰後,二排立集體三等功,4班6班立集體三等功。排長個人立二等功,8個個人立三等功。”

五外公説,若説遺憾,自然是有的,但更多的是為國效力的熱血與無畏,如今幾十年過去,儘管硝煙戰火早已遠去,但曾經參加過戰爭的人們都銘記這段回憶。我們作為年輕的大學生,應當去了解他們,銘記歷史。經過這次去採訪家中長輩,才驀地發現,原來戰爭曾離我們這麼近。

即便每個時代都有其不同的時代特徵,但銘記歷史,是每個民族的必修課。

最後,五外公給我提供了一張照片。

  提起這個地方,他仍開玩笑道:“兩個國家打了一仗,不打不相識,最後把這個邊境叫做友誼關。”

  當年尚在人世的老兵們重新相聚,故地重遊,懷念這個當年決斷生死、炮火沖天的地方。

  圖片中的五外公身姿挺拔,換上軍裝,又彷彿是當時那個滿腔熱血的年輕士兵。

  背後的友誼關,沉默地立於幾百年的興衰繁榮之中,莊嚴而肅穆。

  這大概便是歷史吧———一路磕磕絆絆而來,一路深沉恢弘而去。

  (作者系2018級軟件工程專業學生)

相關文章: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最新導讀

新聞排行

圖片新聞

版權所有©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
郵政編碼:430062  鄂ICP備05003305    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

 


  • 微信

  • 微博